昨晚我和维多利亚在画廊开幕的间隙玩得很开心。抛开那些愚蠢的“你最喜欢的亚洲菜是什么?”之类的套近乎的问题,谈谈自己的感受,这很好。

完全不相关:你听说过帕丽斯·希尔顿和本吉·麦登吗因为语音邮件分手吗?一开始我觉得“十恶不赦!”, but then I was like, "Genius!"

一段愚蠢关系的愚蠢结局。

事情是这样的:我不认同这样的观点,即唯一高贵的甩某人的方式就是面对面。对话是怎样的?

她的我想我们应该分手了。

:什么? ! ?为什么?

她的因为我不再爱你了。还有,你在睡觉时放屁。

我能做些什么来赢回你吗?

她的:不。

如果我一天给你发三次短信,不请自来地出现在你的家里,在你的车上留下便条吗?

她的:思考…思考……我还是选“不”吧。

噢,现在我哭得像个失去了心爱的洋娃娃的小女孩。

她的:老兄,弱。

坦率地说,我宁愿通过语音邮件听到坏消息,挽救我的破烂的尊严。你分手的策略是什么?你更喜欢被甩吗?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