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就像战争;easy to begin but very hard to stop."

——上半叶门肯

我今天觉得很傻。我真的,真的相信我昨天写的关于不去看心理医生的事——然后这就发生了。

艾德里安和他的未婚妻薇薇安加入了我和心理医生的行列性感的衣服在我家对面的海沃思剧院。

这周早些时候我提到我不确定谁会是我的戏的约会对象,在和心理医生大吵了一架之后,我从没想过她会想去。但是昨天她很不情愿地决定过来拿一些她留在我家的东西。她来的时候,我正等着一瓶她最喜欢的灰比诺(Pinot Grigio),经过一番劝说,她同意陪我去街对面的剧院。正如这篇文章开头的那句话所暗示的,不管心理医生的母亲读到这篇文章时是多么的生气,爱是一件很难停止的事情。我们在一起的十分钟里,她总是试图说服自己不要再和我见面。

心理医生很喜欢艾德里安和他的未婚夫,他们就在附近,可以和我们一起吃开胃菜、喝鸡尾酒,还能在电影院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这纯属巧合。我们在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不出意料的坦白:随着我的爱情生活变得越来越复杂,在写这篇博客时要敢说真话就越来越难了。但我试一试。

难怪我今天会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我这么害怕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