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回到家从佛罗里达我有一桶邮件在等着我——有账单,很多目录,一个婚礼请柬和一堆“年终”提醒。很多都是我过去捐赠的慈善机构(社会小姐,在那有些是新地方(比如我的新家乡的消防队)。以下是今年的低调说法:

我感到不知所措。首先我得付账单,然后我得买圣诞礼物(让我告诉你,它们更有可能来自我收到的科尔(Kohl)的商品目录,而不是Coach和Tiffany的),然后我必须为所有这些我认为非常有价值的事业付出想要帮助。哦,还要养活我的家人,买一件冬天穿的外套,因为我穿了两年的那件梅丽莎(Melissa)的旧衣服不再有拉链了。

我不是在哭穷——还没有,谢谢——我是在哭……紧张。每次我看新闻,打开电视,或者和我的末日爸爸聊天,我都很担心钱的问题,我觉得我应该自己缝衣服来省点钱(你会缝冬天的外套吗?)你们知道我认为给予是多么重要特别是现在但是付账单和买日用品也很重要,对吧?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并不是在过去捐了几千美元,但我总是尽量捐一点,尤其是捐给一个帮助我认识的人的组织。这些天,我认识了很多需要帮助的人。但是今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我和我的姐妹们已经同意不交换礼物了,我和尼克正在给彼此买一些房子需要的东西(我正在拉一个枝形吊灯)。

我以前处理过这个问题捐出我的时间(说来说去,做志愿者,帮别人弄到拍卖的礼物,等等)但是让我们诚实一点,年终送礼意味着冰冷的现金。我想我可以给每一个要求的人5美元,但这值得吗?这一季你们打算怎么处理慈善事业?还有,请不要以为我说的这些有关经济的坏话是在火上浇油。我只是想发泄和讨论,希望能互相帮助。